王大虎:仙境人民公园:没落的“避暑山庄”

2018年4月3日

王大虎

顺着塔盖泰山脊向东游览,有一处号称“仙境人民公园”的景观。整体来看,公园及附近地区较为繁华。碧树掩映间,气象塔拔地而起,颇有几分傲视X山、鹤立鸡X的味道。一些当地居民在公园内摆起手工轧制椰子糕的摊位,空气中处处弥漫着椰子糕清甜的香气。

公园内最著名的景点是一处尚未竣工的场所。它是菲X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为自己建造的避暑行宫。营建过程中,马科斯遭遇X远走异国,行宫的建造随之搁置下来。站在希腊式圆形竞技场和华丽寓所的故址中,绕过一处处荒颓的砖瓦梁柱,仍然可以感受到,有一种贵气穿越岁月,萦绕在建筑之间。虽是废墟,却可描摹出工程的庞大和壮丽,秉承了马科斯一贯的奢靡风格。

◎大雅台:菲律宾第二夏都

观景名地大雅台位于塔尔火山近旁。在大雅台,可以俯瞰塔尔湖及塔尔火山全境,是游客们的最佳下榻之地。观湖的最佳位置,建有高尔夫球场、度假村等将休闲运动集为一体的娱乐场所。山坡上别墅林立,有的是有钱人的度假别墅,有的则用来当作旅馆。别墅均为原木搭建,和周围美景相映成趣。

大雅台名为城市,实则是一处平坦的山丘。它海拔约600米,周边山峦起伏,林木如盖。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赋予大雅台凉爽怡人的气候,为大雅台赢得“小日内瓦”和菲律宾“第二夏都”的美誉。

塔尔火山景点入口

王大虎

普林塞萨港地下河国家公园: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迹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每每令人拍案惊奇、叹为观止,而自然溶蚀形成的喀斯特地貌又总是其中最为瑰丽奇特的一种。在菲律宾巴拉望岛就有一处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形态的地下河溶洞,它不仅怪石迭出绚烂多姿、曲径通幽别有洞天,而且河道宽阔舟船可渡,更兼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既是旅游之胜地,又是天然的动植物宝库。

◎徒步乘船两相宜

巴拉望岛是菲律宾第五大岛,也是菲律宾最大的省巴拉望省的主岛和首府所在地。这座狭长的岛屿西接南海,东面临着苏禄海,在岛的中部就是首府普林塞萨港(又称公主港),它也是巴拉望省最大的城市。

去普林塞萨地下河国家公园游玩,船只、灯光、安全帽,一个也不能少。

从这座城市的中心出发向岛屿北部行进,走过80千米左右的距离,就来到了普林塞萨港地下河国家公园。当然,实际上要真正进入这座受保护的国家公园有种种限制,所以游览地下河剩余的路程需要步行穿过丛林或者沿海岸线乘船前往。

行走陆路,沿途可以欣赏自然风光,毕竟这里有多样的森林形态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从海上走,海滩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而且可以乘坐当地别具特色的,俗称为“螃蟹船”的展翼渔船。

无论哪种交通方式,都是对国家公园自然生态的一种保护。

在普林塞萨地下河国家公园留影的游人

◎潜山通海有洞天

既然被称为地下河国家公园,地下河自然是公园最大的亮点。实际上,这是一条潜行于圣保罗山区山脉之中的地下河。这条圣保罗地下河全长超过24千米,在山洞中汇聚,蜿蜒流淌。而它下游宽阔的部分可容纳船只航行,其长度约8.2千米,是当今世界上可航行长度最长的地下河。

地下河入海口位于一处隐秘的海滩,河口两岸林木丛生,生态极为原始。而通向地下河山洞入口的道路更是幽静神秘,宛若连接着世外桃源。

进入山洞只能乘坐人工划桨小船,且洞中为了保持天然原貌而没有任何人为架设的光源和其他能源,只能靠手电筒照射着探路和观赏沿途风景。然而即使如此,洞中景色依然壮丽可观:悬垂而下的石钟乳与堆积直上的石笋随处可见、仪态万千,引人万般遐想。待船行到宽阔处,见洞厅广大、石壁巍峨,更让人忍不住赞叹。

沿河上溯固然游兴盎然,溶洞中千百成X的蝙蝠或飞或挂却也令人厌憎。然而它们才是这山洞真正的主人。而这山洞更大的价值在于它的自然和原始状态,它的深远,它里面每一空间、每一支岔和地下河的支流对于人类研究的意义。

王大虎

◎自然本色称奇观

正如地下河喀斯特地貌形成的石钟乳和石笋引人入胜,地下河公园原始多样,未曾遭到人类破坏的动植物资源同样、甚至可以说更加弥足宝贵。

在普林塞萨港地下河国家公园分布着多种亚洲热带森林形态,从低地到丘陵再到山地全都生长着繁盛的植物X落,其中包括近300种龙脑香科树木。这里还有多种动物,如食蟹猕猴、巴拉望犀鸟、水巨蜥等,以及溶洞中众多的蝙蝠、金丝燕和鞭蛛。

作为鬼斧神工的喀斯特地貌,地下河称得上自然奇观。实至名归的是,2011年普林塞萨港地下河国家公园真的被评为世界新七大自然奇观之一,与亚马孙雨林、济州岛等其他地方并列。而另一方面,它也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全人类共同保护的对象。

科迪勒拉水稻梯田:世界第八大奇迹

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灌溉X,是世界第八大奇迹,是世界文化遗产,同时也是濒危世界文化遗产,它是菲律宾的科迪勒拉水稻梯田。这片梯田融汇了2000年前的人类智慧,除了是一种文化现象外,还是一种信仰,是古老的伊富高部落人民对自然与人和谐共处的信仰。

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科迪勒拉水稻梯田

◎庞大的水稻梯田

菲律宾科迪勒拉水稻梯田不是单纯的一块田地,而是庞大的梯田X,它位于吕宋岛科迪勒拉山脉沿线的伊富高省,跨越了4个市——基安干市、洪都安市、梅奥瑶市、巴纳维市,由4市5个梯田X组成,总面积约2万平方千米,星罗棋布于海拔700~1500米的高山地区。

大约在2000多年前,生活在伊富高的土著部落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在山地上开垦梯田,种植稻米。为了不让土壤和水分流失,他们用2~4米高的岩石在梯田外围垒成堤坝。在缺少运输工具的古老年代,这些大块石头全靠人工搬运,他们肩扛、手抬,磨破了皮肉,磨损了关节,在高耸的山脉上,为梯田建造出长1.9万千米的堤坝,所用石料超过了X金字塔,被称为“通往天堂的天梯”。

从此之后,贫瘠又崎岖的山脊上有了欣欣向荣的绿色生气,而这里也成为菲律宾独一无二的梯田。1995年,这里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属于“有机进化的文化景观”。然而自从梯田形成之后,“进化”似乎就在这里停止了。伊富高部落的人民因地势险峻而天长日久地与世隔绝,不管时代如何进步,他们始终坚持自己的耕种方式,一代代口耳相授,将耕种知识传递下去。正是因此,即便菲律宾被西班牙占领,这里也意外地没有受到影响,保留了原来的样子。于是科迪勒拉水稻梯田,就像一个有生命的化石,讲述着2000年前菲律宾祖先与自然融合的和谐故事。

科迪勒拉水稻梯田不仅提供了稻米供应,更是形成了独特的风景。

王大虎

◎不容乐观的现状

然而,任何不跟随时代前进的文明,迟早要面临淘汰,就算是有2000多年的历史也无济于事。科迪勒拉水稻梯田在2001年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它随时有可能从菲律宾消失。

从经济角度来看,科迪勒拉水稻梯田的产出已经远远不够社会发展的需求——作为一年只能收获一季的水稻,总产量也不过能维持普通家庭5个月的食用,于是在投入耕种的资金之外,还要增加一笔进口粮食的钱。一直到21世纪,伊富高省都是菲律宾的贫困省之一,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10%是当地资源创造,其余都要依靠国家的财政配额。

为了糊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得不丢掉传统的耕种,转去从事其他手工行业,这又导致梯田在劳动力上的缺失,产量更加少,25%~30%的梯田荒废,梯田外围的石头堤坝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

显然,一直坚持传统耕种、生活方式的伊富高人已经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巨大冲击,过去和现代变成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必须取舍。

然而菲律宾X对此似乎并不重视,面对处于危机中的科迪勒拉水稻梯田只是委派了当地的水稻梯田委员会出面保护梯田,却没有给予足够的资金和放手改革的权利,导致对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无序又无效。而在国际社会上,也缺少相关组织对这片庞大梯田的援助与关照。直到它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X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急迫性。

◎梯田保卫战

2001年,ICOMOS/IUCN(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派出专家前往科迪勒拉水稻梯田做考察,希望能得出一个切实可行的保护方法。专家小组给出的建议是:

1.当务之急要有足够的资金进行维护,不排除长期的资金提供,这需要X的大力支持。

2.管理体制上要做出大的变革,X成立的保护梯田委员会应随时掌握梯田情况,并及时进行反馈。更重要的是,要让当地居民参与决策,因为没人比他们更了解人们和梯田的需求。

稻田环绕人家,田园诗一般的意境,就是科迪勒拉水稻梯田赋予人类的美。

3.设立社区性质的基层管理机构,从跟梯田有亲密接触的人中选出工作人员,他们能在第一时间掌握梯田情况,并且具有可持续性。

2002年年初,菲律宾X取消了一些鞭长莫及、形同虚设的管理机构,将权力交给伊富高省X,并拨款5千万比索(约合700万人民币)。为了保证这笔钱能真正用在梯田上,省X设立了伊富高水稻梯田和文化遗产办公室,并制定了《伊富高水稻梯田保护管理规划》的政策。整个菲律宾,都在为保护梯田而奋斗。

只有本国X足够重视,国际社会才能给予关注。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梯田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建议X对伊富高省进行防洪等基础设施建设。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目的是让当地环境变得更适合梯田的生存。

科迪勒拉水稻梯田让人们见识了绿色之美,从浅绿到深绿再到黄绿,色彩中带着丰收的喜悦。

除了保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发展。发展当地经济,让更多年轻的劳动力回归本土劳作,才是让梯田持续发展的关键。于是有专家提出,将科迪勒拉水稻梯田作为旅游景点对外开放,尽可能地保留原始的耕种状态,将菲律宾传统的文明展现给游客。但在这方面,部分伊富高人并不赞同,他们认为伊富高人已经被时代甩在了身后,如果还是致力于恢复原始的耕种状态,那样会被时代抛弃更远,再想追上现代文明将变得极其困难。他们不要像古董一样生活,更不愿这样被人参观,他们要发展成跟现代社会契合的元素,要做到这些,就必须荒废部分梯田,让年轻人到更广阔的世界中生活。然而这样一来,伊富高的梯田将慢慢变成荒芜,一位高级官员说,如果一味追求现代化,那伊富高的水稻梯田会在15年内消失。

梯田环绕中的五彩民居,充满了人间的幸福烟火。

终于,保护梯田的声音还是压倒性胜利,当地旅游部门开始大力发展伊富高的梯田旅游经济。他们建造了一些别致的旅馆,并专门为此开设了一趟机场专线——游客可以从机场直接坐专车到这里。游客可以享受当地特制的鸡尾酒,观看部落舞蹈。在日落时分,或是一个人,或是和爱人相伴,漫无目的地在古老的部落村寨中游走,看到一些精致的工艺品,停下来X一下,跟商贩讨价还价一番,买走一个属于自己的伊富高木雕,就是一次小小的收获。

王大虎

在部落附近,就是宏伟的稻米梯田。步行要费一些时间,因为从村落到梯田的大道长约16千米,只能乘坐汽车抵达。当然,这段路程并不枯燥,司机不会带着游客规规矩矩走大路,他们更习惯穿梭在羊肠小路之中,为的是缩短距离。

在梯田脚下停车,还要爬山,即便是最低的海拔700米的山峰,也需要一个好的体力。然而新鲜的空气足以让人忘记劳累。经过几十分钟的攀爬,当游人非常希望找个地方歇脚时,那片开阔的梯田便出现在眼前,心情顿时开朗许多,似乎是等到一个意外之喜。

这样的一段旅途,不仅是一次眼界的开阔,更是洗涤心灵的过程。这种对古朴的民风和对待自然的古老的智慧的展现,为科迪勒拉水稻梯田重新带来的生机。也许经过努力,它可以更为久远地存活下去。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