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千奇百怪的X与赌术

2018年4月5日

 

王大虎

賭博发展到今天,其种类也是五花八门,不计头数。麻将、扑克等y棋脚作为賭买的方式一直占据看统
领地位,斗蟋蟀、斗鸡等以动物作为賭买的传统方式更是长久不衰,到今天又衍生出一手列更为流行的賭术,賭狗、賭马等。伴随看科枝的发展,賭头与賭术也随之层当不穷,各种以高科技为手段的赌吴与賭术也参墨至场,大有后表后上的趋势。
骰子,简单所以生命力强骰子的起源与发展中国古代最为重要,最有影响的博戏形式是掷骰子。骰子是多娱乐必不可少的工具之一,比如麻将等。这里说的骰子是指纯粹以骰子定输赢的赌博。相传,骰子的发明人是三国时代的文学家曹植,最初用做占卜工具,后来才演变成后宫嫔妃的游戏,掷骰子点数赌酒或赌丝绸香袋等物。骰子成熟于晋,到唐代得到广泛的发展应用。在唐代骰子除作为博具娱乐外,还被引入酒令。唐人皇肖松《乡日月》,已有专节谈骰子令。其实当时的骰子不仅在中国流行,并且也随着中国的文化艺术传播到相邻的国度里。在韩国的庆州雁鸭池遗址就出土了新罗14面体的紫檀酒令茕,每面刻4字,有的刻自唱自饮”、有的刻“饮尽大笑”、有的刻“禁作声舞”、有的刻“任意请歌”等“开元中,后宫繁众,侍寝者难于取舍,为彩局儿以定之,集宫嫔用骰子掷,最胜一人乃得专夜,宦珰私号骰子为‘挫角媒人’。(宋代陶谷著《清异录》)。由此可见古代帝王的X至极,娱乐至极骰子至宋代之后又得到广泛发展,这时期的骰子与现代的骰子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在近几年的考古发掘中,也经常发现有古代骰子。宋代朱河的《除红谱》中,四骰浑六(即四个骰子的正面都为六点),叫浑江龙;三红单二叫“蝶恋花”;浑三叫“雁彳行儿”;浑四叫“满园春”,这是四枚骰子联用。在《宣和谱》上,六枚骰子联用也有许多叫法,如一枚“五”、五枚“四”就叫“火烧梅”。

王大虎

其他如四枚“五”、一枚“二”叫“二郎游五岳”;四枚“四”、枚“六”叫“临老入花丛”等。宋代瓷骰子唐代之前骰子的点穴上涂的是黑色,在唐代才增加描红。清代赵翼的《陔余丛考》卷33中,考证出了红四点的由来:今骰子于“四”上加红,亦有所本。“唐时投琼,唯‘幺’点加红,余五子皆黑色。明皇与杨妃彩战,将北(败),唯‘四’可解。有一子旋转未定,连叱之,果成‘四’。上悦,顾高力士令赐绯,遂相沿至今。”翻译过来,也就是说唐玄宗与杨贵妃在后宫掷骰游乐,眼看要输了,只有出现4点方能解救败局,此时尚有一个仍在旋转之中,唐玄宗心中焦急,便连喊“4!4!”,尘埃落定后果然是4。唐玄宗一高兴,就让高力士宣告天下,骰子上可以描红,但在当时,红色通常是不能乱用的。自清X始,骰子的娱乐方式被基本决定下来,一般采用3枚骰子和下骰盅。最简单的骰盅可用木碗或瓦钵替代,下面垫上一块底板,扔骰时用骰盖上,庄家和玩家均不知道骰子的点数。这种方法带有神秘感,便于庄家营造气氛,以使玩家聚台X。在赌场,则有制作精美、与盅相配的骰盅X,名称叫做骰宝。为防荷官疏忽摇骰或作弊,一代赌神叶汉发明了电动骰宝,迄今仍在澳门赌场使用。骰子的广泛应用骰子最早产生时形状各异,上有各种刻纹,后来则统一为正方形。

王大虎

或长方形,上刻一、二、三、四等点数,并以红、黑颜色相区别。由于骰子的点数可有许多种不同的组合方式,而掷骰时人们无法预测所定的点数,因此骰子从产生之日起,便与赌博结下了不解之缘。中国古代的绝大多数博戏活动,都要通过掷骰来进行,有些博戏是直接用掷骰的方式来决出胜负,也有一些博戏则是要通过掷骰与行棋、打牌的结合才能决出胜负。前一种方式比较适合于文化层次较低、赌博意图较强的人玩乐,而后一种方式则比较适合于文化层次较高,比较注重精神享受的人玩乐。但是尽管具体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这些游戏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悬于投”。汉代班固在《弈旨》一文中云:“博悬于投,不专在行。”也就是说,他们都是要通过掷骰子这种带有很大偶然性的方式来进行游戏。这种“悬于投”的特点,也成为中国古代弋的“博”与“弈”之间一个重要的分界线。博虽然也有很多是要行棋的,但由于都要用到骰子,因此它们的实质与完全凭智力来战胜对手的围棋、象棋有着很大的不同。我们前面提到的中国古代的六博以及樗蒲、双陆等游戏形式,都是属于行棋类的骰子博戏。六博本有大博和小博之分,大博用骰六枚,称为“箸”,小博用骰二枚,称为“茕”。《颜氏家训》云古者大博则六箸,小博则二茕。”在比赛的时!候,双方互掷骰子,行棋步数则主要根据X而定。由此可见,六博之戏与骰子的关系非常密切,由于X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因此六博在古代时主要就是一种博戏的形式。樗蒲、双陆等戏,也要经过掷骰子来决定行棋程序。樗蒲所用的骰子共有五枚,有黑有白,称为“五木”。它们可以组成六种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也就是六种彩。其中全黑的称为“卢”,是最高彩,四黑一白的称为“雉”,次于卢,其余四种称为“枭”或“犊”,为杂彩。掷到贵彩的,可以连掷,或打马,或过关,杂彩则不能。双陆中的骰子为二枚,棋子称为“马”。行马号时,可以根据两枚骰子的不同点数分别行两马,也可按两枚骰子点数之和独行马。

王大虎

如掷得三和五,合为八点,可一马走三步,一马走五步,也可马走八步。有的双陆还规定“归梁”后要将马出尽。两枚骰子之和在六点以上者出二马,不足六点者不得出马。当然,除了上面的这些之外,也有一些是不通过行棋而直接依靠掷骰子来分出胜负的博戏方式,这类博戏由于全凭骰子之彩的偶然性来决定胜负,不需要认真思考,因此其赌博性更强,也更受喜欢物质X之人的欢迎。如流行于东晋时的“五木”,流行于唐代&时期的“投琼”、“彩战”等形式就是如此。“五木”本是樗蒲行棋时的一种掷骰活动,但后来“五木”逐渐从樗蒲中游离出来,变成为一种独立的游戏。玩五木时不需要进行复杂的行棋,只要掷出骰子便可决定胜负。因此此法一出,便立即盛行于世。当目时的许多士族、庶族和普通百姓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博戏。唐代“投琼”、“彩战”之戏的形式与五木十分相仿。随着双陆的盛行,双陆中的骰子在唐朝时也开始从双陆中游离出来。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