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赌博的客观因素主要是社会环境

2018年4月10日

王大虎

研究者同时指出,赌博的客观因素主要是社会环境。具体地 说,就是指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法律和文化的综合发展对人体社 心理、社会行为产生的影响。考查这个问题能够使我们一个社 会心 会中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赌博人口这个问题作出清楚的解释,这是生 理学、个性心理学等主观因素所不能回答的。

另外,由于各国政 治、经济、法律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不同,社会变迁的速度不同 社会价值规范不同,决定了每个国家赌博流行的程度及表现形式不 同。 赌在形式上虚幻的平等 赌场之上,同样的骰子、同样的发牌方式,从头到尾看起来都 非常的公平。在这里,没有所谓的X,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真 的是如此吗?真的能做到绝对的公平吗? 我们都能感觉到,虽然这两种活动都有“公平”的原则,但有 不同的内容,两种“公平”是不一样的,貌合而神离。那么它们之 间的根本区别在哪里呢? 在赌博活动与体育竞赛中,输的一方都心安理得,平静地接受 结果。但人们并不把这种表面上的相似当作同样性质的东西。赌输 的人总会归咎于运气不好,而体育竞赛中,运气的成分固然存在 但更重要的是水平、实力的比较,输的一方通常都承认自己实力不 济, 输得心服口服。 赌博活动的公平,体现在每个参与者也要面对相同的器具,遵 守相同的规则,在次数比较少的游戏中决定赌筹的分配一如均匀 的骰子,背面完全相同的扑克牌,正确计算设计过的获胜机会。面 且一般是一局定输贏或三局两胜,如果有谁设计一个49局25胜的 赌局,通常会被认为是浪费时间。

王大虎

长期地看或广泛地看,“久赌无 胜负”,因此,赌博活动应仅仅被视为游戏,聊以生事解闷,取乐 而已,想要在赌博中获胜甚至发财,就必须做好失去相同数额钱财 的准备。在“愿赌服输”的理念下,输与赢的结果都必须平静地接 受,有任何损失都只能归因于这个“愿”—要么得到一些“横 财”,要么损失一些“常财”,而常财都要靠努力的劳动得到,如 果赢了,当然会愉快地接受横财,如果输了,也要愿意把自己辛告 积蓄的劳动成果付于无形。我们反对赌博活动,也恰恰是在这 个意 义上具有保护社会秩序的功能—一失去“常财”,意味着劳动的结 果未得到应有的报偿,必然造成“心理不平衡”的现象,而心理的 不平衡会引发许多“报复”行为,报复行为通常会具有破坏性并且 超过了必要的限度。

换一个角度来说,影响赌博公平性的方法有很多,最常见的就是 对信息获取能力的不同。就拿赛马来说,老手或者富豪们可以通过自 己的渠道了解到每个骑手和每匹马即时的身体状况、情绪走向等最新 鲜的一手资料,这相对于普通玩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再举一个例子,一个穷人和一个富人分别带着10元和1000元 进入一个赌场玩最常见的赌大小游戏,假设最低X额为5元。如 果穷人连输两把,那么就要出局了。而富人则不一定,他完全可以 以翻倍的方法X,保持不败,因为他有足够的资金的支持。比如 第一次5元,第二次10元,第三次20元,第四次40元。只要他 每赢一次,就再从5元开始,周而复始,他就会一直都立于不败之 地 另外,现在很多国外的大型赌场,为了拉来客源,采取了很多 优惠措施,比如说报销机票,定期举行X等。

王大虎

试问,这部分机票 钱以及X费用从哪里来的?赌场老板的良心发现吗?当然不是, 它必然来自赌场内不公平的赔率! 看到这里,您还会觉得赌博是一个完全公平的游戏吗? 不劳而获的投机人性 地下X彩与不劳而获 X曾经说过,“资本家们为了100%的利润,可以践踏 切法律;如果有200%的利润,可以六亲不认;为了300%的利润 可以上绞刑架”。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